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日记 >

重病父写日记教儿做人荣

时间:2021-07-11 02:31 点击:
——摘自陈福祥日记 “教子日记”写满了父亲对儿子的厚望 记者 李洪亮 摄 两年了,重病缠身的父亲陈福祥为了让上大学的儿子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为了让儿子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在艰难的境况下学会生存,把对儿子的百转柔肠都凝结在了小小的日记本里。 ■

重病父写日记教儿做人荣

重病父写日记教儿做人荣

  ——摘自陈福祥日记

  

重病父写日记教儿做人荣

  “教子日记”写满了父亲对儿子的厚望 记者 李洪亮 摄

  两年了,重病缠身的父亲陈福祥为了让上大学的儿子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为了让儿子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在艰难的境况下学会生存,把对儿子的百转柔肠都凝结在了小小的日记本里。

  ■母亲是顶梁的柱

  曹女士4点钟就起床了,给丈夫陈福祥做了饭,自己带了点饭和大酱就上班了。为省钱,曹女士省去早饭,只坐一趟车,然后步行3公里到单位

  长春市南关区幸福乡富裕村11社坐落在伊通河边,村里一栋破旧的砖房西侧,接出了一间小房子,这是村民陈福祥的家。这一家三口,还在与病痛、贫穷奋力抗争着。昨日上午,记者见到陈福祥时,他正蹲坐在炕上打点滴。

  重病缠身的陈福祥想给儿子留下一些东西。两年前,他开始写日记,将来留给儿子,“我希望,我走后,日记可以教他做人处世的道理!”他说,自己因为家庭贫困辍学,儿子不能重走他的路,希望儿子能读完大学。

  和往常一样,做保洁员的妻子曹女士4点钟就起床了,给丈夫陈福祥做了饭,自己带了点饭和大酱就上班了。到市内上班要换两趟车,为省钱,曹女士省去早饭,只坐一趟车,然后步行3公里到单位。

  ■父亲是承重的墙

  五六年前,陈福祥感觉身体不适,他一直挺着,开着农用车干点零活。4年前,积劳成疾的陈福祥被诊断出肺心综合症,不断消瘦,身高1.65米的他从57公斤下降到35公斤

  妻子走后,陈福祥自己兑了药,完成了静脉注射。吃不下饭,就给自己增加些“营养”——在米饭里拌点白糖。然后,等待妻子下班给他打肌肉针。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4年多了。

  五六年前,陈福祥感觉身体不适,他一直挺着,开着农用车干点零活。4年前,积劳成疾的陈福祥被诊断出肺心综合症,不断消瘦,身高1.65米的他从57公斤下降到35公斤。“没人扶着他自己最多能走10步!”曹女士满脸愁容。

  当时,儿子陈旭还在读高中,家庭的压力让他这个排名第一的学生成绩直线下降。坚强的曹女士开始挖沙子卖钱,一边供孩子读书,一边给丈夫治病。

  ■儿子是淬火的钢

  2004年,陈旭考上了吉林化工学院,他是这个50多户的屯里惟一一名大学生

  2004年,陈旭考上了吉林化工学院,他是这个50多户的屯里惟一一名大学生。夫妻俩欣喜过后,却是一阵凄凉: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

  陈福祥把农用车卖了,一部分交了学费,一部分用来治病,这个家终于没塌下来。

  去年,政府给陈家办了最低生活保障,每个季度300多元。可对于这个要负担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病人的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曹女士找到一家家政公司,成了一名保洁员。

  ■日记中写满坚强

  “陈旭,你真的让你的老爸很难,不过我不死的情况下,就会把这些事情冲过去。”

  陈福祥的日记有时候成了记账簿,在2006年4月1日的日记下面,他写着“在卖米面小王那赊面1袋28元、油9斤27元”。时隔一个半月后,陈福祥又记下,赊了8斤油。

  儿子要放暑假了,陈福祥把很多伤感的日记撕掉了等着儿子回来,他把伤感埋在了心底。可是,此时儿子在瞒着爸爸一件事情——陈旭摔坏了。“期末考试,考完英语,我觉得没考好,可能得不到奖学金了,心情非常不好,一上床,眼前一黑,就摔了下去。”陈旭回忆,那时候后背肿得很高,在同学那里借了钱看病。陈福祥默默等待儿子回家的时候,病情加重了,他考虑着儿子新学期的学费。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1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