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血型 > 血型性格 >

夫妻丢子寻回发现儿子血型不对 和丈夫守秘密10

时间:2019-10-05 12:42 点击:
小儿子小李要结婚了,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汪大姐却整夜睡不着,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说出那个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儿子,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听到这番话,小儿子沉默了,去医疗鉴定机构之前,他对母亲说,“不管结果怎样,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

儿子小李要结婚了,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汪大姐却整夜睡不着,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说出那个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儿子,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听到这番话,小儿子沉默了,去医疗鉴定机构之前,他对母亲说,“不管结果怎样,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经过亲子鉴定,小儿子和汪大姐夫妻确实没有血缘关系。

而在拿到这个结果那一刻,小儿子也说出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妈妈,其实我在16岁体检时就知道了。”虽然早就发现自己的血型与父母不一样,但他也选择了保守这个“秘密”,他说“陪伴是最好的报答。”

秘密揭开,喜讯也接踵而来。今年6月,汪大姐终于找到被拐的亲生儿子小刘,小儿子小李也找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两家人都圆了团圆梦。在那一刻,汪大姐这些年的思念、煎熬、痛苦全都消融了。

26年,一场漫长的“秘密”苦旅,作为母亲汪大姐渐渐老去,两个“小儿子”也已长大成人……

1寻子

小儿子走失寻找无果

以泪洗面双眼患上虹膜炎

手里攥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汪大姐的思绪一下回到了26年前。那是儿子被拐前唯一一张照片,照片里,儿子3岁,带着一顶毛线帽子,嘴角还扬着笑。

夫妻丢子寻回发现儿子血型不对 和丈夫守秘密10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他小时候笑起来太甜了,感觉心都会被他融化。”如今,汪大姐仍珍藏着这张照片,她将照片放在钱包里,但很少拿出来看,“孩子丢的那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汪大姐在四川省西昌市河西农贸市场外开了一家副食店。在邻居们眼中,汪大姐有两个可爱的儿子,称得上是一个好母亲,在那个工资水平还不高的年代,汪大姐却舍得一次花几块钱,带孩子们去照相。

两个儿子跟在她身边,特别招人喜欢。汪大姐记得有一次,一位经常买东西的老奶奶从店门前经过,小儿子见状便兴高采烈地朝老奶奶跑过去,老奶奶笑了,“小乖乖,我今天不买,要买的时候,我自己回来。”

那时候,汪大姐和丈夫还要种点农田,每次回家时候,汪大姐一身泥土,每次小儿子总会跑来让她抱,“妈妈,亲我一个吧。”小儿子笑眯眯的,汪大姐完全招架不住,“左边亲了一个,右边再亲一个,他会用小脚夹住我的腰。”有时小儿子赖着不下来,汪大姐往儿子的背上挠痒痒,“挠几下,他就下来了。”

夫妻丢子寻回发现儿子血型不对 和丈夫守秘密10

↑汪大姐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谈到小儿子的幼时点滴,汪大姐一直带着笑,这仿佛是一段冗长的铺垫,当说到小儿子走丢的那一天 ,汪大姐降低了音调,语速慢了很多,难掩悲伤。

时间回到1993年7月30日上午,这是一个阴雨天气,也是个赶集日。“两个儿子就在门外玩小鱼小虾,我就在店里照看生意。”上午11点左右,大儿子一个人回了家,汪大姐问弟弟去哪儿了,但大儿子说“不知道”。

当天,从上午到深夜,汪大姐和丈夫一直在街上大声呼喊,“你们看到我儿子了吗?”汪大姐急了,到处去问街坊邻居,可一直到天黑都没找到3岁的小儿子。

那一夜,她彻夜未眠,好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第二天,汪大姐在丈夫陪伴下向西昌警方报案。接下来几天,为了寻找小儿子,她发动亲友,甚至雇人在周边乡镇、车站找了个遍,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哪里有线索,我们就去哪里找,我都觉得自己快疯了”,但一直没有小儿子的消息。

自从小儿子走失后,汪大姐终日以泪洗面,“那时年轻不在意,到眼睛又干又涩,很想哭,但再也掉不下眼泪。”到了医院检查,汪大姐双眼患上了虹膜炎。

2秘密

找回来的“小儿子”血型不对

她和丈夫决定保守秘密

“每天都是数着日子过,胸口就像插了一把子刀子,很难熬的。”回忆起那些经历,汪大姐一次次红了眼眶,她用衣袖轻轻抹了抹眼角。

当然,也有人给汪大姐说,“放弃吧!”,或者再生一个孩子。但对汪大姐来说,这太难了,“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丢了,我就想着把他找回来。”

那几个月,汪大姐和丈夫还去了成都、攀枝花、昆明等地寻子,一次次带着期望去找,都失望而回。他们把小店关了,家中积蓄也花光了。

汪大姐觉得,自己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转折发生在1994年4月的一天。

“警察给我说破案了,人贩子抓住了,你的小孩被拐到福建去了。”汪大姐听闻消息欣喜若狂,人贩子还交代了具体地址,但那时还没有DNA亲缘比对技术,经她和丈夫辨认,将一名小男孩领回家中,“他太小什么都记不得,真的和我大儿子长的很像。”

夫妻丢子寻回发现儿子血型不对 和丈夫守秘密10

↑汪大姐拿着亲生儿子三岁时的照片

“刚看到他时,我就发现他长高了,也长白了,大眼睛、高鼻梁、双眼皮。”汪大姐一家都很高兴,邻居们也都来祝贺,说孩子白了也高了,和他哥哥很像。

为了弥补内心的亏欠,汪大姐给予了寻找回来的“小儿子”小李最多的母爱,“比对他哥哥还要好,要什么就买什么。”1995年,她做了个决定,回家盖房过安静的日子。没有太多犹豫,一家人便回了老家,她在家种地喂猪,丈夫则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孩子也上学了。

1998年的一天早上,汪大姐家遭遇洪水,她赶紧拉起还在睡觉的小儿子往外跑,跑出门时洪水已漫过膝盖……第二天早上,水退了,汪大姐带着孩子回家,但家里的大部分东西已被冲走,但小儿子唯一那张黑白照留了下来。

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汪大姐和丈夫没有气馁,“幸好我们一家四口都安全,生活苦就苦点,从头开始,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熬吧。后来,两个孩子都上中学了,我们也觉得有奔头。”

一家人生活简单,但也幸福,一直到小儿子18岁。那一年,正赶上换二代身份证,一家四口一起采血,汪大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采完血后小儿子说有事要先走,让我帮忙拿结果。结果出来后,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我老公和大儿子是A型血,我是O型血,为什么小儿子是B型血呢?” 当时,汪大姐心想是不是医生搞错了,就去问医生,“医生说,这个孩子可能不是你的。”

汪大姐不愿相信这个结果,又不敢去多想,那晚上一夜未眠,“小儿子都养了10多年了,我们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果把真相告诉孩子,他会不会受不了,或离家出走?”无数疑虑与担心,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