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抗战历史 >

牢记抗战历史 继承先烈遗志

时间:2019-06-02 08:22 点击: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抗日战争似乎格外遥远,有人甚至认为在抗战时期,南安与战场相隔甚远。其实,抗战时期,南安虽不是抗击日寇入侵的正面战场,但境内抗日救亡运动同样风起云涌。 近日,记者走访了南安市新四军研究会,对话会长黄贞谅,尝试还原南安人民的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抗日战争似乎格外遥远,有人甚至认为在抗战时期,南安与战场相隔甚远。其实,抗战时期,南安虽不是抗击日寇入侵的正面战场,但境内抗日救亡运动同样风起云涌。

近日,记者走访了南安市新四军研究会,对话会长黄贞谅,尝试还原南安人民的抗日救亡历史

    南安社会各界同仇敌忾 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中国共产党迅速制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倡导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伟大的抗日战争。南安人民积极响应,同仇敌忾。

自此,社会各界纷纷以成立抗日进步组织、集会,宣传抗日、抵制日货、购买救国公债、义卖献金,破坏公路及海上交通防备日寇入侵,组织抗日武装袭击驻金门日寇,并发动爱国青年踊跃参军,奔赴抗日前线。

与此同时,南安社会各界群情激愤,迅速成立“福建省抗敌后援会南安分会”“南安县妇女抗敌后援队”“诗山妇女会”“福建省抗敌后援会南安县分会第四区支会”“莲河抗敌后援会”“青年促进会”等组织。南安华侨也在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等国,组织参加抗日社团和抗日武装组织。海内外南安儿女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斗争,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

“共产党员林从儒以教师身份在南安、永春组织了‘民族解放先锋队’。”黄贞谅说,在这个“先锋队”中,南安队员有20人,且大部分是共产党员,这些队员以“兄弟会”“姐妹会”的形式,在各地组织宣传队、巡回剧团,发动抗日救亡运动。

此外,“诗山妇女会”也开始号召广大妇女积极投入抗日战争,发动妇女参加“读书班”,学文化,唱革命歌曲,宣传抗日。水头、石井、莲河则组织“抗日读报组”,晚上在祠堂口大操场,挂上地图,点上油灯,向群众讲解抗日形势及台儿庄战役等,围听群众有时上千人。石井也组织了一支“南安抗敌后援会”石井化装宣传队伍,在“中宪第”大石埕搭戏台,公演抗日剧目。洪濑四都王台禄、吕文俊发起组织泗福抗日剧团,连续3年在洪濑、溪美、官桥、水头、石井及泉州大光明戏院公演《谁是仇敌》等抗日剧目,在泉州地区产生了广泛影响。1943-1944年间,石井镇溪东村村民以高甲戏表演形式宣传抗日,当年只有14岁的李龙抛,反串女角,借用凤阳花鼓调子,高唱《抗日救国歌》。

“抗日战争爆发后,南安人民积极支持抗战,英勇事迹不断涌现。”南安市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卓鸿田告诉记者,1937年9月,南安县抗敌后援分会要求全县商店在15日前拍卖所有日货,全县地方人士会议分配救国公债20万元的认购额。为防备日寇入侵,全县征用民工108万工日,破坏公路450多公里。为防止日舰驶入安海湾,凿沉停泊在石井港的4艘轮船。

1937年10月起,日机先后多次轰炸石井、水头、莲河、大嶝等沿海地区。1939年5月和9月,日寇两次轰炸丰州,投炸弹炸旧县政府、中山纪念馆、城隍口等地。共炸死炸伤无辜群众100多人,炸毁许多民房、学校等,激起南安人民空前高涨的抗日情绪。

1938年4月,李毅然受中共厦门工委指派,回家乡石井开展革命活动,发展党员,恢复南(安)同(安)边区党支部,发动小学师生、渔民、盐民,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9年4月,石井、水头、莲河、大嶝、金门等地抗日志士许铁坚、陈大元、陈天来、陈章匾、郑良、马湖、张荣强、张西湖等40人,组成“金门复土救乡团”抗日敢死队,于20日晚突袭金门,斩杀日寇45人(我方牺牲一人),缴获机枪2挺、步枪15支等战利品,将砍回的2颗日寇头颅,悬挂在石井汽车站电线杆上示众多日。

    组织晋南联乡抗日武装 南安爱国青年奔赴前线

漫长的抗战历史中,有这么一支民间自卫队,同样不容遗忘。1938年10月,中共泉州中心县委邀请晋江、南安22个乡的24名联保主任,到官桥深坑乡后林墟举行联席会议,李刚(诗山人)主持会议。经过商讨,决定组织抗日群众武装——晋南联乡抗日自卫队。推选蒋锟灿任司令,共产党员粘文华任政治部主任。以联保成立大队,下设中队、小队,并组织战时后备队、妇女青年救护队。会后,邀请一部分华侨和开明绅士,借枪筹粮捐款。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派员到九都做好乡绅陈荣统工作,借出枪支70支,进一步武装抗日队伍。自此,晋南联乡抗日自卫队从无到有,最终发展到2000多人。

抗战期间,南安华侨青年从菲律宾、马来亚、泰国、新加坡回国参加新四军、八路军、地下党、游击队、南侨机工、抗日远征军、飞行员的华侨青年,以及从祖国各地参加各类抗日武装组织共有数百名,在抗日战场和解放战争战场上为国捐躯数十人。

其中,新四军敌工科日语翻译王崇新,在贺家村保卫战与日寇血战中,牺牲在炮火纷飞的战斗前线;新四军五师区长张极生、吴大群夫妇,在“中原突围”中被俘杀害;南安籍归侨飞行员共有4人,上尉中队长梁添成1937年7月曾击落一架日寇战斗机,1939年6月在重庆空战中不幸机毁人亡;美国飞虎队队员林雨水,数次飞行作战,多次大难不死;八路军营教导员黄子英,牺牲在辽宁杨家杖子战役中,他的遗像和遗物至今还保存在哈尔滨东北烈士纪念馆。

如今健在的码头美岭远征军老战士刘火炉,曾参加过著名的腾冲战役,是师部通讯连的电话兵,1947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2年部队复员回乡,曾当过村支书,现在家颐养天年(详见本报7月27日2版报道)。

    海外南安籍华侨捐款捐物 组织武装队伍抗击日寇

“全国抗日救亡运动,同样得到了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地南安籍华侨的鼎力支持。”黄贞谅说,1938年10月,爱国侨领陈嘉庚在新加坡召开南洋各属华侨代表大会,成立“南侨总会”,统一领导东南亚各国华侨的抗日救国运动。

据了解,“南侨总会”的领导成员中,有许多是南安籍华侨,如新加坡的李光前、周献瑞、侯西反,印度尼西亚的洪渊源。据统计,至1941年12月,“南侨总会”交给国民政府的捐款达国币4亿元,其中泉州籍华侨约占菲律宾捐款总额的三分之一。

李光前不但带头认捐支援祖国抗日战争经费10万元,还在他担任董事长的《南洋商报》每天及时报道战情,歌颂抗日军民的爱国精神,控诉敌寇侵华滔天罪行。为支援祖国抗日,印度尼西亚华侨黄奕住,“慨捐5万金,购机以赠”。1932年,菲律宾华侨李玉树甚至捐款600两黄金购买飞机,国民政府赠予其“输财卫国”牌匾。

1940年初,陈嘉庚率领“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视察团”回国,到延安考察和访问,受到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总司令朱德和陕甘宁边区人民的热烈欢迎。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