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谚语 >

导演万玛才旦解码《撞死了一只羊》

时间:2019-05-14 10:37 点击:
决定拍摄后,万玛才旦开始调整剧本,丰富每个细节,最大的调整是将司机和杀手都统一成“金巴”,巧的是扮演司机的演员也叫金巴。

  男主的墨镜、金巴的重名、片头的谚语

  万玛才旦解码《撞死了一只羊》

  顶着《复联4》,万玛才旦导演的《撞死了一只羊》正在上映。

  万玛才旦的气质更像是位作家,儒雅寡言且谦虚,难怪片中扮演老板娘的索朗旺姆说剧组里没有人管万玛才旦叫导演,都称其为老师,只有在谈及电影、创作等等才会稍有些表达欲,而说及日常,万玛才旦则是十分简短。对于《撞死了一只羊》与《复联4》选择同一档期上映而面临的票房、市场问题,万玛才旦表现得十分淡然,被问及原因,除了信仰之外,他更笑说是年龄,“年龄大了,对这些更加看开了,再说焦虑有用吗?”

  说墨镜

  不是为了模仿王家卫

  小道具表现男主转变

  在见到王家卫本人后,万玛才旦觉得与以前的印象相比反差很大。王家卫并非是大家印象中总戴着墨镜,酷酷的样子,“以前我也觉得他是很高冷、难企及的人,但当你真正接触到他的时候,他其实很有亲和力,跟你想象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有趣的是,影片中男主角卡车司机金巴总是戴着一副墨镜,很多人在看电影时都会将他与王家卫联想起来,对此,万玛才旦笑说这点纯属巧合。

  司机金巴戴墨镜在万玛才旦最初的剧本里就是如此设置的,“我觉得需要很多细节来表现他身上的变化,包括他走出(康巴关于复仇的)传统,实现真正的放下,需要很细小的道具来完成这种转变,它是有力量的。所以,一开始就让他戴着墨镜,一方面他跟杀手金巴之间有一个反差,另一方面这个人物也有了一个特征,观众很快就记住了,同时还要不断强化这个特征,包括他在路上一直戴着墨镜,到茶馆、情人家你也看不到他的脸。当他在梦里面完成那样一次大的慈悲行为之后,走出梦才取下了墨镜,脸上露出了笑容,所以,这个和人物的整体走向是有关系的,不是凭空让他戴个墨镜就为了酷。”

  谈名字

  金巴有“施舍”之意

  名字是为增强荒诞感

  2006年看到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后,万玛才旦有了将其拍成电影的想法,“接近自己以往的写作经验,小说有先锋性、实验性,我也写过类似小说,创作文本上有相似性,所以很熟悉,小说里的梦也是我感兴趣的,我也写过关于梦的故事小说,还为此查阅了一些资料。”

  因为原著小说原本只有几千字,拍成电影容量不够,万玛才旦就将自己写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加在一起,在第19届釜山电影节拿到了“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是种种原因一直到去年才立项。

  决定拍摄后,万玛才旦开始调整剧本,丰富每个细节,最大的调整是将司机和杀手都统一成“金巴”,巧的是扮演司机的演员也叫金巴。

  万玛才旦表示,起金巴这个名字也是有含义的:“金巴在藏语里是施舍的意思,施舍是建立在慈悲的基础上,你是需要爱的,有爱你才有可能施舍。这部电影讲的是慈悲,司机撞死了一只羊,他因为慈悲要去超度羊,在路上遇到杀手金巴,要去杀他的杀父仇人,最后司机金巴有更大的慈悲,他在梦中杀了杀手的仇人,让仇人有一个真正的解脱,让杀手有一个真正的放下。所以,我觉得它是建立在一个慈悲的基础上,如果没有那样的慈悲,司机不可能撞了一只羊然后拿到寺院去超度它。”

  此外,将司机和杀手都设置成同一个名字,也增强了影片的荒诞感,同一个名字发生了不同的事情,他们通过彼此似乎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好像看到了他们各自经历的事情,就像两面镜子一样,镜子里面你看到的其实是一个虚影、一个幻影,但是那个还是你自己的倒影。

  万玛才旦说拍摄时,他们会故意规避掉一些有生命的东西,让羊的出现显得很突兀,“不可能在那样一个地方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只羊,但是它就出现了,然后发生了这些事情,事情发生后,这个司机要做一系列在别人看来很荒诞的事情,于是这种荒诞感从一开始就建立起来,慢慢地延续到后面。”

  聊细节

  处处都要有“设计感”

  风和光影都精密计算

  《撞死了一只羊》全片不到90分钟,但是可以说每个地方都细节饱满,难怪王家卫认为影片处处暗藏“密码”,万玛才旦导演也表示,这部电影强调“设计感”。

  司机和杀手虽然都叫金巴,但是在人物形象上,两个人需要一个巨大的反差。司机金巴外表看起来很强壮,内心其实很柔弱;杀手金巴看起来很弱、很瘦小甚至生病,你却完全想象不了他是一个准备要去杀人的人,所以在形象和外貌上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反差。万玛才旦说:“我们还需要杀手的眼里有一些很忧郁的东西,包括一些血丝,就像一个长久在路上的人,你可以看到他眼睛里面充满着一种很失落、很忧郁的表情,所以,这些细节其实是从前期让演员副导演给我推荐演员的时候就有要求的。”

  万玛才旦表示,很多细节的设置其实来自自己的经验,“实际的经验与心理的经验潜移默化地影响到创作,有时候就会把过去经历的一些事情,或者在你心里留下的一些痕迹、印象拿出来融入到创作之中,这样的事情是挺多的,虽然你讲的是完全虚构的故事,但是,那种经历和生命的体验我觉得是要真实的。”

  电影中几乎每个画面或戏剧动作,无论是风、光影还是演员的表演都没有太多即兴的部分,都是提前精密计算出来,万玛才旦说:“没有即兴,包括一些主要场景,为了达到那种效果,完全是搭起来的,看起来好像很真实,好像在藏区就能见到的景,比如说茶馆和杂货铺,可能跟你所看到的藏区的实景差不多,但是如果想得到你要的拍摄效果,实景是很难达到要求的,所以必须要搭起来,在搭的过程中,每个细节每个道具的摆设都很重要。”

  在可可西里如此精益求精,剧组面对的困难可以想象,就连本是青海人的万玛才旦也去了好几次医院,“风很大、缺氧,配套的物资相对比较薄弱,所以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太适应,有送走的,也有昏迷过去的,我待了几天实在不行,去了好几次医院。可能因为离开高原时间比较长了,所以,很高海拔的地方有点不适应。”

  讲创作

  第一部电影不曾公映

  下一部还是藏族题材

  与万玛才旦之前的作品相比,《撞死了一只羊》风格有很大不同,不过,万玛才旦表示,自己并非想在这部电影中“转变风格”,“现在的影片的风格主要是因为故事充满解读性,而其基础小说就是实验性先锋性作品,充满不确定。”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