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爱国诗歌 >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时间:2019-05-04 19:46 点击:
一心化作双飞蝶 半属兰花半属诗—兰与诗和我的生活浪迹天涯的青年时代本文的题目,是摘自拙作《咏兰诗五百首》中的两句诗。实际上,这两句诗可视作我真实的人生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在这几近八年的萍踪浪迹中,在《猗兰操》与《离骚》的熏陶下,我也有多次机会欣赏和接触到兰花。记得那年芳春三月,我与上海的丁鹤云、丁鹤寿昆仲同行,在松江一农家庭院的兰房里看到过兰花,那正是金黄油菜和红艳紫云英漫野飘香的季节。兰房里疏落有致地摆放着上百盆春兰与蕙兰,都用宜兴出产的各种紫砂盆栽种着,益显高雅。这些兰大多是一干一花的春兰,还有些是一干多花的蕙兰。这时春兰正在次第开放,有大富贵、宋梅、绿云、龙字、翠一品、素月仙、余蝴蝶等名品;叶片稍高的蕙兰则正在含苞待放,有上海梅、大一品、程梅、郑孝荷、如意素等名品。这时室外尚春有余寒,室内则兰香缭绕,一朵朵青翠欲滴的兰花,挺立在或婀娜多姿、或挺拔秀劲的兰叶上,令人心神俱醉,这是我青年时代印象最深的一次赏兰。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而我一生中第一次认识兰,则是在此前两三年的粤北乐昌,这是一个与湖南相邻的县份。在乐昌莽莽群山中,散佈着一种叫横纹茶的乳白色粒状冬花,在雪寒中吐蜜。这是养蜂者群集越冬之地,故有好几年我曾在此驻足。山里的农户是如此苍寒,住的是草房板屋,晒场上仅有一两只小狗。而我则是以破木门垫地为床,并无蚊帐。有时傍晚归来,颇有点“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沧桑感。令我惊喜的是,初来时候,便发现主人居所的草簷下有几盆已上花箭的大兰。这些大兰用碎石和泥粒栽在粗糙的瓦盆上,叶阔盈寸,姿态雄壮。每箭着花七八朵到十余朵,花杆与花蕾黝黑油亮。主人告诉我,这是墨兰,采自山中。春节到来时东风和煦,墨兰盛开,散发着淡淡檀香,却也招蜂惹蝶。此后在乐昌市集的地摊上,也常见到兰。而受到主人的指引,深山寻访蜜源,也在涧边林下发现过墨兰与一种叶片飘逸的寒兰。落寞山居中得暏幽兰芳姿,无疑给我平添了几许诗兴和雅趣。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一九六七年及一九六八年的冬春,我在天府之国的四川度过。我到过山城重庆,上过峨嵋,听过蜀国的杜宇啼血,看到过武斗中被砍下的人头随嘉陵江水奔泻而下的惨象。但我最熟悉的还是成都近郊的新都、青白江、德阳、广汉和绵竹一带。这里冬天有含苞耐放的蚕豆花,春天有金灿灿的人高的油菜花,蓝澄澄的苕子花和红艳艳的紫云英花。这里地处四川平原,但气候却颇特别。春天的每个上午,几乎都是浓雾罩野,湿暖无风;时近中午,则雾消日出,又是一个大好晴天。这一带的农家多为四合院,住有多户人家。在葡萄架和树荫下,常可看到有零星的兰花,主要是春剑与寒兰。春剑花开二三朵,比春兰多,但比蕙兰少;寒兰已开过,殘花在梗,据说为竹叶瓣。庭院里淡荡着春剑之香,田野上却飘浮着油菜、紫云英之香,倒令我有一种奇妙的享受,常触发作诗的灵思。除泸上、粤北和蜀地外,在浙江的金华、杭州、嘉善,乃至江西鄱阳湖畔的进贤及蜀陕之间的秦嶺,我都见过兰,大抵是春兰、蕙兰、建兰、寒兰之类。每一次见到兰,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是重又见到了睽违已久的前世好友。我青年时代的作品主要是诗词集《天涯诗草》,其中记述了我几近八年的行迹和最后三年在旅途中邂逅北京王氏女的这段有血有泪的人生初恋。此书于一九九三年由澳门中华诗词学会出版,获得了海内外诗家学者的广泛喜爱。北京大学何九盈、暨南大学潘亚暾、澳门大学谢孟等数位教授,及我故乡的挚友醉丰,还特地为之撰写评论文章,给予高度评价。次年,又获得台湾中国文艺协会颁授之海外文艺奖。北京王氏女也以这段往事为蓝本,写成三十万字的长篇小说《蛮荒》(又名《天涯爱侣》),由大众出版社出版,在国内发行。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回归故乡的壮年时代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我作为一个在十年浩劫中羁泊天涯的浪子,因为没有身份证明,而被关进了北京丰台拘留所,领略过一个月的铁窗滋味。“青鬚白脸掩严霜,一路南归向故乡”。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乘着京广线的长途列车,踏上了吉凶未卜的归程,回到故乡开平,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而步入了长达十年的青壮年时代。

有一点值得十分庆幸,就是故乡的父老乡亲并没有打压我这样一个远方归来的浪子,而是给我提供了种种发挥才能的机会,使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忐忑。我第一份工作是受命组织生产队科技组,并任组长;而培养用以肥田的红萍,则是科技组的一部份工作。当时我养的红萍生长又多又快,很快就盖满了一大片田野,成为整个生产大队都来参观的示范田。没过多久,我便被调到生产队的果园,负责荔枝、杨桃与柑桔的圈技和嫁接。这果园多面临水,鱼塘与河堤围绕,种有各种果树和蔬菜,风光颇美。

遇兰·爱兰·养兰:澳门兰花诗人一生爱国兰花路

我家在故乡有两座房子和一幢小楼, 是祖父在南洋经商发达后所建;另外还有一间小屋,则是曾祖父养牛代耕时所居。我回乡后约一年,便奉母亲之命成了家,后来生下一子一女,连同母亲共四人(大家族中的其他成员都居于印尼和香港)。生活的渐趋稳定,使我把兴趣逐渐转移到了养兰,并从而选择了二层上对外有露台的小楼。小楼座落在池塘边上,塘边有一棵千年古榕和几株水杉。我把小楼命作南柯楼,自号南柯楼主。并把二楼闢作书房,闲时就在这里看书,写诗和习字。窗外是面向池塘的露台,则用以养兰。在故乡的村落和圩镇中,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兰,大抵是银边、金咀、白墨、企黑、金丝马尾和银尖素等品种,我都买回一些种植。农闲时候,就常到各地圩镇的市集上寻兰,也居然寻到了一些摆在地摊上的野生兰。尽管这些兰叶子殘破,满是泥渍,但还是如获至宝,满心欢喜。这些兰大多是墨兰、建兰和寒兰,还有一些是虾脊兰和兜兰。向兰贩们打听这些野生兰的出处,说是来自广东境内的皂幕山、罗浮山、古兜山和黄杨山。在这些年间,我也曾和众诗友到县境内的梁金山寻过兰,但却遍寻不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