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职场故事 >

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1700多个性侵故事

时间:2019-04-15 19:20 点击:
原标题: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1700多个性侵故事本周之内,因为数位女生选择站出来勇敢地袒露自己曾被性侵的经历并指控当事人,ME TOO运动终于在中国变成了一股

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1700多个性侵故事

原标题:不到24小时我们到了1700多个性故事

本周之内,因为数位女生选择站出来勇敢地袒露自己曾被性侵的经历并指控当事人,“ME TOO”运动终于在中国变成了一股真实的能量,从高校到公益界再到媒体圈,鼓励着更多的受害者为自己发声。

昨天,我们在“人物”公众号发布问卷,试图探讨性骚扰、性侵在中国的存在状况,以及,身为弱势的女性在其中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不到24个小时内,我们收到了超过1700个和性骚扰、性侵有关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女性是遭受侵害的绝对弱势群体、而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

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可以看到性骚扰、性侵在中国社会中普遍存在,而性教育的缺失,传统文化中的男权思维、人情关系的禁锢、制度的缺位等均造成了女性在其中的重重困境。但无论如何,当有人开始勇敢发声,终归是一种进步,正如一位女孩在问卷中所说:“如果再有一次,我一定反抗到底,追究到底,因为,那个真正做错事的人,并不是我。”

大量的性侵实施者,都是“熟人” 

在我们收到的问卷中,超过70%的当事人遭受到的都是来自“熟人”的侵犯。在这些熟人中,“表哥”、“叔叔/伯伯”、“姑父/姨夫”、“姐夫”、“舅舅”、“邻居”、“同学”等均为高频词。

01

“4岁开始到小学结束,我住在外婆家一堆孩子中,被两个表哥摸过生殖器,还有一个表哥长期抚摸并模范性行为,那时候太小,一直以为是一种游戏,为了可以跟大孩子一起玩就配合玩这种游戏。后来慢慢开始发育时也被表哥摸过乳房,直到初潮后被妈妈告知会怀孕才开始拒绝这种游戏(初潮是小学五年级)。还有一个嫂子家的弟弟,把我带到阁楼模仿过一次性行为,反复告诫我不要告诉大人,而那时我也真的没有告诉过大人……所有这些到读初中后从外婆家搬离才终止。我始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但经常会想起,也会委屈。在谈男友前甚至害怕担忧过自己不是处女。”

02

“在我童年时期,我们大院有一位‘万人迷’叔叔,小地方人人都操着一口方言,他却一直坚持说着一口普通话。他开着一个小超市,院子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去他那坐坐。我和院子里另一个女孩,更是从早到晚待在那里,跟他下棋,学吉他。

有一天我坐在他家的书桌前看杂志,他说他要尿尿让我不许看。过了一会他走过来拿起我的左手,我一直在很专心的看书,没有回头。这时候我忽然感觉摸到一个滑滑的东西,我吓了一跳立刻扭头去看,他慌忙收手提起了裤子。

还有一天,这个叔叔问我和那个女孩,可不可以弯腰摸到脚,我们都试了试,失败了。叔叔说他从后面抱着我们就可以,他先抱了那个女孩,做了几下后,那女孩表情怪异地说她不要试了。我说我来我来,他便从后面抱着我,我弯腰感觉到后面有一个东西抵着我的屁股。

也是从那天起,我才开始怀疑这个人,排斥他,怕他,觉得有一些事情是不对的,错误的。

这些发生在我童年的事情,很多都是后来才自己想明白的。我不敢告诉家里人,因为他们和那个叔叔关系很好,院子里人都和他关系好,我不知道我告诉我妈之后她该怎么办,我不希望院子里的和谐关系被我破坏。但我很痛苦,我也不想告诉我的朋友我经历过的这些事情,有时候我甚至会嫉妒别人,有清清白白的童年,一尘不染的童年,没有伤害的童年。

最后,我希望每一个小孩,都能在一个无污染的环境里健康成长。”

03

“童年五六岁时被爸爸的二哥性侵,持续了到大概初二初三吧。顺便说一句,我是男孩子。那个时候他就住我家楼下,这快十年的经历早就已经让当时什么都不懂的我习以为常了。其实我现在都对他恨不起来,很可悲吧。只有我每次在苦恼自己为什么喜欢男孩子的时候会痛恨他,而这件事始终会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留守儿童,离异重组家庭的孩子,

遭受性侵的风险更大

由于缺乏父母、亲属的关照,留守儿童是遭受性侵的高发人群。而离异重组家庭的孩子,遭受继父或异姓兄弟侵犯的风险也较大。而前者由于生活环境闭塞、后者因为家庭关系复杂,在遭受侵犯后,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沉默。

01

“我是留守儿童,在农村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经常是一个人在家。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我六七岁,那人十五六岁,来到我家找我玩,他带了黄色光盘,让我和他一起看,还让我模仿里面的动作和行为。第一次就是这样的,后面还有过几次我记不清了,直到我离开了那里才算解脱。那时年纪小,根本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但也有本能的羞耻心,知道这是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但现在会恨,恨那个人,也恨自己父母。”

02

“那个时候我才十岁,上小学四年级,那个男孩比我大五岁,我后妈在我七岁的时候带着他嫁过来的。我和那个男生睡一个房间,平安度过了好几年,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压在我身上,他是个胖子,特别重,然后性侵了我,因为特别疼,我拼命反抗,他可能害怕爸爸听到,就没有继续。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压在我身上,我当时那种恐惧感瞬间就来了,很疼,我还是反抗,再后来他就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第二天我打死都要一个人一个房间,我爸拗不过我,就让我自己一个人睡了。后来,那个后妈和我爸爸离婚了,他也自然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03

“九年前,我开始发觉继父不对劲,一抓着机会就各种猥亵,语言,身体接触,摸我,说我放在凳子上的护垫是在勾引他,那段时间害怕的要死,不敢回家,零下20多度,站在雪地里等我妈下班一起回家,工地的叔叔看我可怜叫我进去烤火,害怕,不敢去,从那时候开始,对所有男性抱有敌意,腿也在那时候冻坏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