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献礼建党100周年

时间:2021-06-05 19:27 点击:
不能说话的亚森要发言,而且是在大会上!其小说被《中华文学选刊》 《作品与争鸣》 《小说月报》 《新华文摘》等转载,并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全国优秀短篇小说

献礼建党100周年


  1
  不能说话的亚森要发言,而且是在大会上!乔谊平使劲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疼——这不是梦。
  看着国网南疆电力“访惠聚”驻村队员乔谊平吃惊的样子,亚森再一次拍拍自己的胸脯,用手指指主席台前的麦克风,使劲点点头。他的脸色异常严肃而激动。
  “这,这么办吧,”乔谊平费了好大劲才使自己镇静下来,他一边比划,一面接着说:“你先回去,我们请示一下耿书记。”
  亚森难道明白了他的意思,用手拍拍乔谊平的肩膀,然后一转身,走了。
  无法说话的亚森要在大会上发言,怎么发?难道上台对着一千名代表比划?谁看得懂呀?
  乔谊平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开的可是全县脱贫致富劳模表彰大会呀!怎么办?不叫他发言,行吗?看看他胸前那个烫着金字的红布条吧——那是什么,代表证!他是真正的代表,脱贫致富劳动模范。
  不管乔谊平有多少疑惑和不安,他也不敢自作主张,不得不写个条子送到国网南疆电力“访惠聚”工作队第一书记耿明理面前。不过,他相信耿书记也绝不会同意亚森发言,因为失语的人是无法开口说话的呀。
  耿书记拿起纸条仔细看了起来。上面只有一句话:乌喀迪村的亚森(失语者)要求在大会上发言。
  亚森,失语?……对了,就是那个黑大个,耿明理想起来了,亚森是全县有名的脱贫致富户。前两天,耿明理到招待所看望各村来的劳模时,还见过他呢。
  那天,耿明理正在代表们的宿舍里和大家聊天,一个三十多岁身穿新蓝色夹克衫、头戴新黑呢子帽、像黑铁塔似的维吾尔族小伙子,突然分开众人挤到耿书记面前,他伸出一双扇子似的大手,一下子握住耿书记的手。小伙子没有说话,他用手拍拍自己的胸脯,然后张开口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又指指椅子,示意耿书记坐在椅子上。屋里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谁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或许是他想说什么?哑巴看看众人莫名其妙的神情,伸手拿起桌上的暖壶,倒了一杯水递到耿书记的手上。此刻众人倒都像成了哑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看着众人不解的神情,亚森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痛苦地用双手抱住了头。
  看得出来,他有话要说,要讲,要倾诉,可又一句也说不出来,人们沉默了。
  “俺知道了,”突然有人打破了沉默,乐呵呵地高声说:“亚森今年脱贫翻了身,有了钱,大概是想请耿书记到他家里吃饭。”大家恍然大悟,一起笑了起来。
  就这么着,耿明理跟亚森见了一面。
  亚森偏偏要在大会上发言,该不该满足他的愿望呢?耿明理不能不认真思索一下了。亚森是全县脱贫致富的“状元”户,他心里有话,为什么不叫他说呢?为什么要限制一个代表的正当要求呢?不错,他是个哑巴,这仅仅是他生理上的缺陷而已。他的思维,他的情感,他脱贫致富后的喜悦是和代表们一样的,为什么不相信他呢!耿明理下了决心,他在纸条上批了一句话:请大会会务组安排他发言。
  批示大大出乎乔谊平的预料。此刻,他只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安排了。不过,他开始感觉到亚森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2
  这一回乔谊平猜对了,亚森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当然,与众不同之处首先是那身力气和那双扇子一样的大手。他干活是不惜力气的。打场,他一只手握个连枷,就像拿着两根小树枝,一口气能干上半天。割麦子,他的速度之快绝不亚于马拉收割机。有一回,村里的马车进城拉水泥,回来时车倌喝醉了酒,把车陷进了河里。正巧亚森从这里过,跟车的小伙子上前和他一比划,求他回村叫几个人来帮忙。亚森笑笑,把跟车的小伙子往旁边一扒拉,顺手脱了上衣,蹲下身用肩膀顶住车尾,只一下就把满载水泥的马车顶出了泥坑。跟车的小伙子眼睛都看直了。
  亚森的父亲死得早,母亲拉扯着他一人辛苦度日。六岁那年,他突然得了一场大病,那时他家穷,没钱治病,就拖了一阵子。后来看着孩子抗不过去了,乡亲们凑了几个钱才帮着他娘把他送进了医院。后来,命是保住了,可亚森却无法说话了。他娘抱着从医院接回来的儿子哭了整整三天,乡亲们也落了泪,好端端的个孩子……可这又怨谁呢?
  后来,又过了几年,县里的文工团路过他们村,给乡亲们演了几个节目。亚森毕竟是个年轻人,生活再苦再难也挡不住他爱个红火热闹。他一下子被文工团的唢呐吸引了。亚森耳朵聋,平时的人喊马叫他是听不到的,只有那高亢的唢呐声才使他感到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并不都是寂寞的,唢呐唤起了他对生活的一点向往和追求。这以后不管邻村本村来了什么剧团他都要跑去看热闹,围着乐队转上半天,不肯离去。后来有位好心的师傅看他喜欢唢呐便有意地教他吹一吹。谁知,他天性聪明,没费多大劲竟学会了。
  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乌喀迪村,有些坡梁地离村远,耕地常年干旱,没人愿意承包,村长没办法,只好跟他比划,叫他承包。也许是因为有力气,他倒没为难,一口答应下来。谁知这一下成全了他,在国网南疆电力“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打了两口机井,解决了给地浇水的难题。这一年他承包的地一下打了两万斤粮,他一下子成了全村,不,是全乡、全县有名的脱贫富裕户。
  3
  “请乌喀迪村的亚森发言!”喇叭里传出清脆的声音。乔谊平使劲拉了亚森的大手,向他比划,叫他上台。没办法,乔谊平不得不按耿书记的暗示特殊照顾一下这位发言者。
  亚森整了整衣襟,挺起胸,迈着坚实有力的步子向主席台走去,就像是真能在台上讲上几个钟头似的。然而,此刻乔谊平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他知道,再有几秒钟,当亚森真的对着台下比划他那谁也看不惯的手势时,会场将会发生怎样爆炸性的混乱。他下意识地看看台上的耿书记,耿书记看上去还像往常那样镇静,严肃,只是从他那不断摸胡茬的动作中流露出了一点紧张和不安。
  亚森走到主席台上,面对着麦克风一言不发,事情眼看就会像乔谊平预料的那样发生了。就在这时候,只见亚森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唢呐,一只亮光闪闪的精巧的小唢呐。瞬间,激昂、清脆的唢呐声在整个大厅里响起,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呆了,会场一片寂静,一千多双眼睛一齐在向主席台张望,
  “哒哒得得……”
  听出来了,他吹的是唢呐独奏曲《得胜回头》。欢乐的乐曲就像和煦的春风一样,带着农民脱贫翻身后的喜悦和大自然的中的鸟语花香一下子扑进了人们的心里。一支曲子吹完了,亚森又吹起了《步步高》。
  会场骚动了,人们一下子都明白过来,他是用唢呐吹出自己喊不出来的心里话。
  “哒哒得得哒哒得得……”
  第三支曲子刚开始,人们就听出来了,那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无法说话的亚森几乎是把全身的力气和全部情感都倾注到每一个声符中了。高亢的唢呐声震动了整个会场,也震动了每个人的心。耿明理突然站起来,随着歌曲的拍节鼓掌。一些人站起来了,又一些人站起来了,整个会场的人都站起来了,掌声、歌声、笑声和唢呐声融汇在一起,在整个大厅里回荡。会场乱了,真的乱了,不过,乔谊平感到乱得痛快,从来没有过的痛快。
  作者简介:遥远,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高研班学员,第六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代表。其小说被《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小说月报》《新华文摘》等转载,并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选》等多种选本,现供职于国网新疆电力公司。
  责任编辑 | 李响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