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爱作家】亚楠:我用诗歌的方式见证时代,捍卫家园(2)

时间:2019-04-08 12:17 点击:
1亚楠,本名王亚楠,1961年12月生于新疆兵团四师六十六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伊犁州作家协会主席。已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十月》《钟山》《花

亚楠,本名王亚楠,1961年12月生于新疆兵团四师六十六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伊犁州作家协会主席。已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十月》《钟山》《花城》《作品》《上海文学》《北京文学》《作家》《山花》《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等报刊发表作品150余万字。已出版作品集等9部。诗作入选各类诗歌、散文诗年度选本,多次获得全国诗歌、散文诗奖。

2

1985年春天,亚楠开始了散文诗的创作。他认为,优秀的散文诗首先应该就是诗。凡是优秀诗歌具备的特点散文诗都必须具备。

3

问:近几年,您在保持散文诗创作旺盛势头的同时,一直在努力寻找诗歌写作的突破口。这种突破口找到了吗?是如何找到的?

亚楠:自从开始兼写分行诗之后,我的散文诗创作明显减少了。但近两年写的《特克斯》《伊犁河谷》《暮色苍茫》《昭苏》《薰衣草童话》等几首长篇幅散文诗,可以算是我散文诗写作的一种新尝试、新突破吧。至于分行诗,我一直都在摸索,希望能够找到突破口。但实际上,这种努力实在太难了,有时简直就像遇见了鬼打墙,老是在原地打转转——老实说,我的分行诗直到现在还依然处于寻找突破口的路上。

问:散文诗目前在各种文体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亚楠:很长一段时间,散文诗是被边缘化的。它有时从属于诗歌,有时又从属于散文,在报刊中也被当作补白和点缀。自从“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创立,这种状态得到了根本性改变。现在大家对散文诗的认识已经趋于一致,即散文诗就是大诗歌概念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简而言之,散文诗就是诗,只不过形式上不分行而已。

问:大家对散文诗的认识不够,您认为有哪些原因?

亚楠:我觉得这与中国诗歌传统思维有关,也与一些人的认识误差、偏见有关。自从散文诗引进中国,有些人就喜欢把散文诗当作“轻”文体来看,认为这种作品只适合表现小花小草,小情小感,因此就人为地为散文诗贴上了这种标签。其实这是很不公平的,我们能够说鲁迅的《野草》,波德莱尔的《巴黎的忧郁》,兰波的《地狱一季》,以及圣·琼佩斯的散文诗都是小情小感吗?显然不能。遗憾的是,直到今天,还有不少人持有这种偏见。

问:目前的散文诗创作,存在哪些问题?

亚楠:就我个人所知,目前散文诗创作最主要的问题是队伍良莠不齐。这些年由于“我们”散文诗群的引领和推动,出现了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散文诗佳作,许多分行诗写作者也纷纷加入散文诗大军,但毕竟,急功近利者、滥竽充数者依旧为数不少。这必然使得散文诗一段时期内还将处在一种尴尬的境遇中。此外,由于某种认识偏见和惯性思维,评论界对散文诗也缺乏应有的理解和关注。

问:除了创作,您还积极为处于边缘地位的散文诗文体摇旗呐喊,热情地参与到当下散文诗的理论建设和阵地拓展之中,创办了《散文诗作家》杂志,在《伊犁晚报》开辟了天马散文诗专页,邀请散文诗人邹岳汉担任主编,每年出版十二期散文诗专页,设立中国散文诗天马奖,持续开展散文诗笔会和理论研讨活动,有力地提升了散文诗的文学地位。如此努力地做这些事情,效果如何?

亚楠:从2007年创办“天马散文诗专页”,迄今已经十个年头了,“天马散文诗奖”的评奖今年也是第十届。我只想力所能及地为中国散文诗发展做一点实事,并努力把伊犁、把新疆的散文诗队伍建设好。至于效果如何,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关于这个问题,读者及散文诗写作者应该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问:谢冕先生认为,散文诗从来都被认为是一种文体,它篇幅短小,体态轻盈,擅长表达那些清新优雅的内容,但亚楠却创造了另一种效果:蕴藉、深刻、粗犷,谢冕先生甚至从中读出了沉重——您的坚忍和沉重从何而来?

亚楠:这或许与我生活和了解的西域环境有关吧。虽然伊犁山清水秀,一派塞外江南景象。但毕竟,西部大地上还有大漠荒原,有烈日,有暴风雪,有辽阔与苍凉。这些西域元素出现在我的诗中,自然就有了恢宏,有了沉重。

问:沈苇曾指出您的散文诗在对美的追求的同时忽略了对力度的追求,时常沉醉于个人情绪而缺少对普遍命运的关注,他说得对吗?后来您的创作有变化吗?

亚楠:我早期的散文诗的确存在着沈苇所说的这种情况。当然,这在我后来的散文诗创作中已有所改变,尤其是,在我近两年的分行诗中,这种改变更加明显——我猜想,这或许就是沈苇说我的诗歌比我的散文诗写得更好的原因吧。

问:您于2015年4月,获《星星诗刊》首届鲁迅散文诗奖提名奖。您如何评价自己的散文诗创作?

亚楠:首先我要感谢《星星诗刊》,感谢那些评委们对我散文诗的关注和认可。从事散文诗写作已经三十多年了,出过六部散文诗集,也获过各种全国散文诗奖。但我认为,真正能够让自己满意的散文诗作品还正处在酝酿之中。

就创作实践而言,亚楠最看重诗歌之所以成为诗歌的内在特质。比如诗歌的语言、节奏、意境,以及支撑诗歌创作的各种技巧

问:2009年1月,您的《在草原深处》获由《诗潮》杂志社主办的首届诗潮杯世界华文散文诗大赛一等奖。可否谈谈您早期的诗歌是一种怎样的特点?多年来的诗歌风格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亚楠:从风格方面讲,我早期的诗歌婉约、温润,唯美色彩比较明显。那时,我非常喜欢叶赛宁的诗——那些清新、自然的诗句,就像田野里流淌的水,带着泥土的芬芳。有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在琢磨叶赛宁。随着时间推移,我的诗也有一些变化——这就是在优美之外,又多了一些悲悯与苍凉。但总体上看,我依旧属于婉约这一类,因为我始终觉得那些清新优美,朴素自然之诗更符合我的审美趣味,也更能让我获得愉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