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传奇故事 >

发现一个隐秘而必然的事实

时间:2019-03-08 13:03 点击:
无可否认,最引人注目的企业一定是最贴近“天下大势”的企业,它们为社会中最多的人群或者为某些特殊的人群服务。但天下大势潮流浩荡,世事沧桑波云诡谲,每一次潜移默化,每一次风云变幻,都会将企业带到一个战略转折点的边缘。它要么是重生的契机,要么

  无可否认,最引人注目的企业一定是最贴近“天下大势”的企业,它们为社会中最多的人群或者为某些特殊的人群服务。但天下大势潮流浩荡,世事沧桑波云诡谲,每一次潜移默化,每一次风云变幻,都会将企业带到一个战略转折点的边缘。它要么是重生的契机,要么是衰落的陷阱。于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预之则立,不预则废。新兴企业脱颖而出,固守陈规的老企业悄然而退。

  每一个战略转折点,都是企业生死攸关的大考场。

  □ 文/本刊记者 白勇  特约撰稿 吴晓波

  做正确的事比正确地做事更重要

  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一切都很平静。但不知哪一天,你会发现有些不起眼的小公司突然一飞冲天,而一些从前声名显赫的大公司却销声匿迹。世事苍凉,变化诡谲,但是变化在哪里?究竟是什么产生了一切,又毁灭了一切?是司空见惯的营销竞争,是新科技,抑或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人们不知道,是战略转折点决定了这一切。

  市场风云变幻,企业各领风骚。以做VCD立足的金正为什么会突然宣布进军空调市场,并将进一步进入小灵通领域?

  做手机的波导、做电池的比亚迪为什么要做汽车?

  联想为什么要启用新品牌LENOVO?史玉柱为什么要卖掉脑白金去做黄金搭档?

  而过去做存储器并几乎占有全球100%市场份额的英特尔,为什么突然之间又做了微处理芯片,并取得了更为惊人的成就?

  因为,它们都面临着战略转折点。

  “做正确的事比正确地做事更重要”,应该说,这句话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真理。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或生存环境发生变化时,就不得不进行发展战略的重新选择和调整。这时,找到“正确的事”,成为企业成功与否的根本。

  在转折点上,旧的项目将被新的项目取代,旧的战略意图被新的战略意图所改写。各种因素的平衡将被打破,旧有的结构、竞争方式和企业经营模式都会被否决,让位于新的组合。此时企业顺应潮流,你就上升到新高度;如果逆水行舟,你就可能翻船落水。但战略转折的到来,往往不易察觉,因为它通常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各种因素悄悄积聚,慢慢改变着企业的特性;甚至你知道在变,却不知变在何处;没有人会事先为你敲响警钟,提醒你已站在转变的边缘;其间的过程防不胜防,扑朔迷离;从前的管理手段无一奏效,企业失去了对经营的控制……

  一种潜流,正在改变着现实。如果视而不见,战略转折点就会致人死地。如果方向错了,你越是在方法上“正确地做事”,离成功的彼岸反而越远。

  但关键是,潮流在何处,“正确的事”又在哪里?

  事实上,由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是一个潜移默化的量变过程,更多的企业经营者会像“煮青蛙现象”中所描述的那样,对逐步加热的水毫无察觉,全然不知道灭顶之灾行将来到,以致无法及时察觉何时出现“战略转折点”。于是企业成败,才总是那么惊心动魄。

  企业成败,有时在你出发的那一刻就决定了。

  显然,对战略转折点的裁决,决定着企业的未来。

  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企业不是时刻处在隐隐的生存惶恐和焦虑之中。因为他们对身边的繁复变化无从把握,他们对未来的命运归属无从知晓。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们会担心突然某一天自己会被市场新贵赶出历史舞台。

  这时,有一个人说:唯偏执狂能够生存。

  发现一个隐秘而必然的事实

  ——英特尔公司战略转型的传奇故事

  “作为经理人,我们憎恶变化,尤其是这些改变将我们卷入其中的时候。”

  说这段话的,是全美最杰出的职业经理人——与比尔•盖茨并列为数字革命缔造者的英特尔(INTEL)公司前CEO安德鲁•格罗夫。在著名的《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他还曾经说过另一段同样坦率的话:“我常常感觉有一朵阴云正向我飘来,但我可能需要再过几年才能弄明白它到底是什么。因此,我总是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处理一切事物。”

  英特尔是存储芯片的开发者。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英特尔在存储芯片上的不断创新,使计算机产业发生了革命性的演进,英特尔在这个领域睥睨天下,无人争锋,市场占有率近乎100%。然而,到了80年代,日本公司突然崛起,他们凭借后发优势,以超大的投入和惊人的高效,迅速地吞噬存储芯片的市场份额。

  格罗夫回忆道:“当时,日本人的质量报告超出了我们可能的想象,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否认……就像人们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做的那样,我们猛烈地攻击这些展示的数据。”全世界都饶有兴趣地看着,以“偏执狂”闻名的格罗夫将如何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与日本人“偏执”?

  按格罗夫的分析,当时英特尔至少可以有以下几种选择:

  1.与日本公司正面交锋,通过技术的升级甚至资本、人才的收购,来维护英特尔的江湖地位;

  2.与日本公司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协商,以谋取市场的繁荣;

  3.退出市场,寻找新的商机。

  格罗夫作出的决策让英特尔所有的员工都大吃一惊:我们无法和日本制造的“高性能、低价位、大规模生产”的产品相抗衡。因此,对英特尔而言,遏制失败的最佳战略应该就是——转移战线。

  这样的决策,对于一家在计算机领域居于龙头地位的公司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的。“公司陷入了会议,没完没了的会议,没完没了的争吵,会议和争吵又继续引发下一轮的争吵和会议。英特尔在死亡的低谷中徘徊。有些人建议奉行‘决死竞争’的策略:让我们建造一座巨大的芯片生产工厂,而且接纳日本人。另一些人则主张我们应当大力发展研究工作并利用前卫的科技手段以取得竞争的优势,还有一些则仍旧怀着应当制造特殊用途的存储器的想法……”经历了数月的争辩,天平转向了格罗夫。英特尔决定放弃曾经创造了公司的存储器产品,转而进军全新的微处理器市场。其实,格罗夫之所以能说服董事会和同僚,仅仅因为他愿意承担转型的责任,而其他的人不愿意。

  格罗夫开始寻找新产品。当时,英特尔接受了一份为日本尼康计算器公司生产芯片的订单。在这宗业务中,一名工程师设计了一种可以将所有电路置于一块单独芯片上的结构,这种产品可以像计算机那样通过程序来控制,而且可以置入任何一种设备之中,而并不仅限于计算器。可是,让人不解的是,尼康公司对这个新玩意儿不感兴趣。格罗夫却凭借他天才般的敏感发现了这项技术的价值。他在谈判中宣称,如果尼康放弃对这个芯片的使用权,那么他们可以得到6万美元的补偿金。尼康的代表仅仅思考了一分钟就爽快地同意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