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从“三层楼”地标到现代化大厦 两位耄耋老人追忆兰州城建故事和

时间:2019-03-08 11:54 点击:
若说城市的变化,莫过于看楼了;一座楼演绎一城风雨,一座楼也映照一城辉煌。重溯兰州城建60年的足迹,我们又回到烽火照残城的峥嵘岁月,两位而今已至耄耋的老人,为我们讲述了60年前那几座不同寻常的楼…… 张治中亲笔题写“三爱” 时光追溯到70年前,抗

  若说市的变化,莫过于看楼了;一座楼演绎一风雨,一座楼也映照一城辉煌。重溯兰州城建60年的足迹,我们又回到烽火照残城的峥嵘岁月,两位而今已至耄耋的老人,为我们讲述了60年前那几座不同寻常的楼……

  张治中亲笔题写“三爱”

  时光追溯到70年前,抗日的战火也蔓延到西北边陲,本就建设简单的兰州城让日军的飞机轰炸得更为破碎。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发出了“建设大西北”的号召,全国各地的建筑师和营造厂相继来兰。

  “甘肃政府稳定下来,我父亲就被从湖南调过来,因为学过建筑,便被安排管理建设。”90高龄的马湘民老人回忆道:“那时兰州城很简单,除了少数庙宇有些阁楼,便都是些矮房子,后来又陆续盖了些,但规模都不大,到我成人时,才有了最有名的3大建筑——三爱堂、九间楼和西北大厦。”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国民党任命张治中为西北行营主任,他修建了一座行营叫‘三爱堂’,并亲笔题写‘爱民、爱兵、爱友军’;后来我父亲受命维修过这里,再后来这里又成了‘西北行政长官公署’,是国民党第8战区长官部,统掌甘、宁、青、新四省党、政、军大权,陶峙岳、郭寄峤、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都在这里呆过。”马湘民说,“提起这个‘三爱’,张治中还遭到了蒋介石一顿恶骂。张治中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说,‘爱友军’的‘友军’就是八路军,后来张将军成了新中国的‘和平将军’,三爱堂的名字也沿用至今。”

  “还有就是‘九间楼’,它因柱子支起的悬楼有九间门扇而得名,在金天观西边;这楼也不简单,在华林山峭壁上,下面还有一座钢筋混凝土修成的暗堡,不少国民党特务都住在那里,所以连蒋介石来兰州也往那里住,安全。”

  风光一时的西北大厦

  “我最喜爱的就是西北大厦”,说起西北大厦,马湘民有说不尽的话。“好像是1942年,美国一位副总统候选人叫威尔基的来兰州,当时没个像样的招待地方,就让其住进了旅社;当时的兰州市长蔡孟坚看不下去,便建议省政府主席谷正伦拨款修一个专门接待要员的宾馆,这就促成了西北大厦。后来我父亲也参与其中,地址就在西北新村下面。”

  “大厦是砖木结构,这在当时几乎没有。用现在的计量单位来算,建筑面积要3000多平方米,门庭三层,主楼两层,内设餐厅、客房、宴会厅等,差不多有80多间房子,房间地面是马赛克和水磨石的,有取暖用的壁炉,还布置了灯光。大厦建成后就成了兰州最高的建筑,在那个年代别提有多风光了,我也是看到父亲他们盖出这样漂亮的楼才立志干建筑这行的。”马湘民激动地说。

  正如他所言,这座大厦从崛起之时,正式充当了兰州迎客的“门面”。此时,25岁的马湘民经人介绍,进入了一家建筑营造厂,开始承接了父亲的“衣钵”。

  解放军顺利拿下“三爱堂”

  时间转眼到了1949年,这时的马湘民已经成了一名出色的建筑师;而年仅19岁的乔yu士却开始了人生新的转折。作为“乔家大院”第四代传人的他,在解放军到西安时,因为部队里找不出几个会开车的,自小玩弄“私家车”的他便被动员应征入伍穿起军装,成为一野第二兵团后勤部司机,而坐他车的,正是第二兵团司令员、赫赫有名的开国大将许光达。

  “8月25日开始第二次攻打兰州城,我记得是8月27日下午两点我开车进的城,当时东岗镇的山坡上,敌人还埋了很多地雷,让我苦苦等了一下午,进去后就先到了‘三爱堂’。”在省文联家属院,80高龄的乔yu士向记者讲述着难忘的岁月。

  “当时‘马家军’已溃不成军,连隍庙路边的亭子里都躲满了逃兵,我们打‘三爱堂’,也就是西北行政长官公署时基本没有费什么力;参谋长张文舟在进城前还特意安排,要保护这些重要建筑。”

  “我当时随许司令和王世泰政委搬到了‘三爱堂’,我的001号吉普车就停在了国民党盐务局车库里,那个地方就是现在的西北民大。”而采访马湘民时,他说,当时解放军停车的地方靠近盐务局,其实就是西北大厦外面的停车场。

  说到如何交接这座大楼,乔老一旁70多岁的老伴张奶奶可是个见证者。张奶奶是兰州本地人,当时就住在“三爱堂”对面,他们一家人是躲在门缝里看着交接的。她回忆说:“当时没听见几声枪响,我老远看见解放军排着队进了大门,然后快到晚上吃饭时,几个人来我们家敲门,‘老乡,开门,我们是解放军’,听到这声音,我爸爸才把门打开,这时的三爱堂门口,已经有当兵的站了岗,一车一车的人下来,好像都是大领导。”

  而马湘民回忆,“我是参加过起义的,进入新政府阵营,他们命令我们将一些损坏的建筑进行维修,当时跟着任震英先生,先后维修了中山桥和西北大厦几个重要建筑。”

  如今兰州已是高楼林立

  说起西北大厦的翻修,马湘民为记者讲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1949年庆祝国庆,在西北大厦演出话剧《雷雨》,结果布置舞台时电线短路瞬间焚起大火,虽经极力抢救,但还是将二楼烧得精光。当时我记得那场大火还惊动了彭老总,然后命建筑公司进行重修的。”

  “我就在重修的队伍里,重修时将砖木结构改成了砖混,这还是解放后由政府实施的第一个大工程,也是兰州第一个钢筋混凝土建筑,1951年元旦楼竣工了,还是三层,但规模比以前大得多。”马湘民不无感慨地说,“如今都换了新颜,解放初兰州的城建面积不过16平方公里,人均居住面积不到4平方米,而现在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变化大得很!”

  建国后,“三爱堂”被扩建为解放军第一医院,1986年因城建需要被拆除,但名字一直保留到了现在;1956年,扩建西津路时,风雨飘摇多年的九间楼轰然倒塌;而大火后重生的西北大厦,后来改成了兰州铁路局党校办公楼,几次翻修已“物是人非”。

  放眼兰州,28层、34层,一幢幢高楼正在不断标新。数据表明:截至2008年底,兰州城市居民住房面积人均已达到23.51平方米;主要干道高楼覆盖率接近90%,而20层以上的高楼更是遍及城区……一系列的数字让我们看到了60年来可喜的成就,不禁对为此默默付出的一代代像马湘民、乔yu士这样的城市建设者肃然起敬……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