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九酷在线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这位以浪漫主义诗歌翻译闻名的学者,却曾对这种文学嗤之以鼻

时间:2019-02-22 04:48 点击:
这位以浪漫主义诗歌翻译闻名的学者,却曾对这种文学嗤之以鼻

近日,“永不终结的浪漫——王佐良先生手迹展”在77化创意产业园内E6·本土一间开展,展品均由王佐良先生的孙女王星女士亲自严选:越洋的家书、谦虚的《自叙》、夫人徐序隽永的誊抄字迹、Typewriter打出的稿件……王佐良先生学翻译、研究手迹也首次公开。同时,王佐良先生的经典之作《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于近日再版。

作者:陈梦溪

这位以浪漫主义诗歌翻译闻名的学者,却曾对这种文学嗤之以鼻

王佐良生于浙江上虞县,1922年就学汉口宁波小学,1928年入武昌文华中学学习,1935年考入北平清华大学外语系,抗战爆发后,随校迁往云南昆明,即西南联大。在展出的手稿中他写到,自己从小就喜爱写作,在中学就向报刊投稿,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学生》杂志上发表了《武汉印象》等文章。大学时,他创作的诗歌又刊在《清华周刊》上。1946年,他从西南联大毕业,留校任助教、教员、讲师。

1946年秋,王佐良回到北京,任清华大学讲师。1947年秋,他考取庚款公费留学,入英国牛津大学,成为茂登学院研究生,师从英国文艺复兴学者威尔逊教授,获B.LITT学位。1949年9月他回到北京,分配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直至1995年在北京去世。从西南联合大学到清华大学,从牛津大学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作为一代翻译大家,王佐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外国文学研究和外语教育界尊称他为“王公”,两年前,北京外国语大学又成立了以他命名的“王佐良外国文学高等研究院”。

王佐良最初的翻译尝试是在昆明读书时翻译乔伊斯的小说集《都柏林人》,全稿翻译完成后还没来得及出版,便在一次日军轰炸中毁掉了。这反而让他开始翻译更多的作品,一生中翻译了许多英语文学经典著作,如《美国短篇小说选》、《彭斯选集》、《苏格兰诗选》等,还有许多英译的代表作品,如曹禺先生的《雷雨》英文版。王佐良作为学者,写作过不少广为流传的学术类著作《英国文学史》、《英诗的境界》、《英国散文的流变》、《论诗的翻译》等。他撰写的学术书籍全无论文式的枯燥,简单易懂,轻松通透。王佐良先生学生时期就写诗,并有英文诗发表,又有中篇小说《昆明居》为世人所知。他的作品许多都为读者所喜爱,如《英诗的境界》在1991年出版,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经历了数次加印和再版,成为文化类的畅销书,从这点能看出王佐良先生在读者和学界的一个真正实力。

王佐良与许国璋、吴景荣曾被誉为新中国的“三大英语权威”。作为新中国建国后第一代英语翻译人才,王佐良最广为流传的篇作是翻译培根随笔集其中的《论学习》等,该译作的语言精炼优美传神,被广大读者视为是最权威的版本,这次展览中也展出了他翻译修订《论学习》的手迹。他为新中国英语教育和英语翻译所做出的贡献,已有不少文章做过回忆和论述。这次我们主要聊聊他和夫人的浪漫往事与他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

手稿中藏着浪漫

展览有很多珍贵的照片,尤其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胶片底片,王佐良先生在伦敦牛津大学读书时穿西装的照片,与夫人在西南联大时的合照。王佐良与夫人徐序因自由恋爱而结合,照片上俊男美女,青春年少,颜值颇高。这些照片都是从王先生在清华大学的旧居中找出的,第一次与读者见面。在这些老照片中,我们能瞬间感受那个年代的浪漫。

王星是王佐良的孙女,童年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他们的爱情足以写成一部不逊于当下任何一部爱情电视剧剧的故事。”王星说。在整理他们的手稿、笔记时,发现了许多隐藏的小故事。比如一张翻译手稿中,正文的文字是蓝色圆珠笔所写,字里行间有许多密密麻麻的红色圆珠笔删改的字迹,王星告诉大家,因为他的英文字很好看,但中文字比较小而密,不如奶奶的字隽秀大方,他们就达成了“合作”,王佐良先生先写一遍,之后夫人徐序再誊写一遍。

在这些手稿中,我们看到了浪漫主义的一面。在与王佐良的爱情中,徐序自学了俄语,也开始学习翻译。在手稿中我们能看到,有些是王佐良先生翻译,夫人做出译注,而另一些是夫人尝试翻译,之后王佐良先生修改。王星上中学时,仍能感觉到爷爷奶奶的恩爱。他们之间有种几十年中养成的特殊默契:奶奶很清楚爷爷在什么时间需要喝咖啡,什么时候需要吃水果,爷爷对奶奶似乎没有更多外在的表象表现出爱,但在这次展览中王星整理老照片时发现爷爷作为一个“摄影发烧友”,拍了奶奶在各个时期的各种照片。虽然王佐良伉俪共育有五个子女,也为子女们拍摄了许多照片,但奶奶的照片在所有照片中占五分之二。在他出门在外参加一些学术会议的信件的末尾也能看到,在讨论完严肃的学术问题后,他每次都会向妻子报告平安并询问家人的情况。

王兴眼中的爷爷并不是外界想象中的一丝不苟的翻译家,而是个充满趣味的人,偶尔喜欢喝两口(酒),王星喝啤酒的习惯就是跟爷爷养成的,因为“爷爷从不觉得喝酒是个多大的事儿”。曾经看到过一个故事,说王佐良住的还是老清华的旧式平房,冬天还靠烧煤炉取暖。我问他怎么还住这种房子,他笑答,北外那边宿舍很紧,他老伴又在清华工作,老房子住惯了就凑合着住吧。在生活上满足于低标准的“凑合”,这正是王佐良身居高位却自视平凡的一种境界。

“当年西南联大最著名的外国文学四大才子,王佐良、杨周翰、李赋宁、周钰良先生,我们都是高山仰止。王佐良先生是非常儒雅的,穿着长大衣,戴着毛围脖,绅士范儿,这是修养和学识沉淀下来,你学不来的。”曾在《读书》杂志担任编辑的吴彬回忆说。我们在手稿与《英国浪漫主义文学史》中看到的除浪漫外,更多的是作为一名翻译家的严谨。王佐良先生喜欢诗歌,所以英语文学中诗歌他翻译地更多。在展出的《新时期的翻译观:一次专题翻译讨论会上的发言》手稿中,王佐良先生谈了他的心得,如“要了解原著,越透彻越好,而这是十分不易的。”、“外文要学的更好,民族语文也要学好。”、“要博一点,各方面的东西都了解一点。”在编译文章时,要注意两点,一是辩证地看,文字“尽可能地顺,必要时直”,二是一切要依据原文,并提醒“与其老读理论,不如看看实际”。

这位以浪漫主义诗歌翻译闻名的学者,却曾对这种文学嗤之以鼻

王佐良与夫人徐序 英国诗歌的黄金时代

拜伦、雪莱、济慈、华兹华斯、布莱克、柯尔律治……这些浪漫主义诗人的名字我们并不陌生,他们的诗句如“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西风颂》)等更是广为流传,吟诵至今。英国浪漫主义诗歌浩浩荡荡,将英国诗歌推向了鼎盛的黄金时代。王佐良在《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中为这一时代下了定义:这里不再是一二个作家独霸文坛的情景,而是从1786年(诗人彭斯《诗集》出版)起,到1824年(拜伦《唐璜》最后两章出版)稍后,大约四十年内,至少有八个重要诗人相继或同时在英伦三岛内写出了重要作品。这八位英国诗史上一流的大诗人是:彭斯、布莱克、华兹华斯、柯尔律治、司各特、拜伦、雪莱、济慈。王佐良用26万字写了这八位诗人的作品与他们的时代,不仅仅是论文学,更是写一整个诗歌时代,写“一个新的诗歌局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